掃碼關注北京大學深圳研究生院官方微信

​【晉越集運app】吳顯勇:庸庸碌碌是一種浪費
日期:2019-11-25 16:39:57 來源:南燕新聞社 點擊:
【晉越集運app】
  今年,是新中國成立70週年。70年,北京大學廣大師生始終與祖國和人民共命運、與時代和社會同前進,在各條戰線上為我國革命、建設、改革事業作出了重要貢獻。
  70年,每個北大人都有一段關於北大的記憶,都有自己的北大故事。北大新聞網特開設《70年·我的北大故事》專欄,通過報道70位普通北大人,分享他們印象深刻的、與北大有關的故事,從不同時期、不同側面、不同角度,記錄和反映北大的精神傳統、師長風采、校園文化、精神風貌,和讀者一起在塵封的記憶裏,感觸一個更具體更生動的北京大學,進而感受時代的變遷。
  深研院兩辦與校友會通過廣泛徵集,推薦了8名優秀南燕校友,通過材料整理、實地採訪,報道了他們鮮活生動的故事。他們是許許多多艱苦創業“南燕人”的縮影,更是新中國成立70週年恢弘曆史進程中不懈奮鬥着的“北大人”,為北大深研院、為北京大學書寫了燦爛的篇章。
  
個人簡介:吳顯勇,2008屆北京大學匯豐商學院西方經濟學和香港大學金融學碩士畢業生,在校期間同金繼陽創辦深港經濟金融協會(匯豐成立最早的金融類學生社團)。曾就職於申銀萬國證券投資銀行部,後創立深圳大禾投資諮詢有限公司任總裁,創建深圳旺金金融信息服務有限公司及融信財富平台任CEO,現任投哪網CEO。投哪網曾獲“300萬地鐵族最喜歡的九大互聯網金融企業”品牌,2014年6月,投哪網完成A輪融資,2015年獲大金重工1.5億元B輪融資。2016年10月28日,吳顯勇榮獲“2016年度影響力CEO”。
吳顯勇
  2005年,吳顯勇來到這裏的時候,匯豐商學院還叫深圳商學院。那時的匯豐沒有洋氣的大樓,沒有強大的師資,業界名氣也尚未打開,就連雙碩士項目也是幾個月後批下來的。
  這樣的條件下,第一屆學生度過了三年“誠惶誠恐”的時光。匯豐商學院院長海聞經常稱自己是個“創業的”,吳顯勇則算是“海老大”創業團隊中的一員。“就像一個企業,最開始的那批人往往是最辛苦的,但也是最團結、心最齊的,感情也是最好的。”當時匯豐的學習氣氛非常濃,課程也注重理論知識,平時需要啃大量的書籍和做研究,吳顯勇最喜歡的就是在圖書館待着。在他看來,學生階段就是要把理論知識學好,一個膚淺的人是把握不住機會的,因為缺乏意識,更沒有思考。吳顯勇尤其喜歡歷史類書籍,中學時期學過的歷史知識大多是粗略的故事梗概,而他卻格外喜歡探尋歷史中的那些細節。他愛看人物傳記,因為“瞭解別人的人生是怎麼度過的,能夠產生很多啓發”。
  吳顯勇説,來到匯豐“圓了自己的一個夢想”。在匯豐的這幾年是他進入社會前進步最快的幾年。追隨着這片方寸之地上最優秀的老師們學習知識,同優秀的同學一起生活,他成長得飛快。在他看來,不一定要談學到了多少東西,而是廣泛地接觸到了哪些東西。“之前已有的積累量不會比這三年的少,而且這三年的知識也是以之前的為基礎的,不能把它們割裂了來看。在匯豐的學習對人不論從心理上、視野上,還是格局上都有大的提升。”説到這裏,吳顯勇舉了一個很貼切的例子,“你原來只是在小溪裏遊了一會,忽然來到大海中游了一圈,這時你就不會再想回到小溪了。”
  畢業之後,吳顯勇很快被申銀萬國錄取,兩年多的時光過去,他漸漸變得“不安分”起來。他自主創立了深圳大禾投資諮詢有限公司,自己獨立做IPO、招人、培訓、做一些項目。他説這才算得上是一種創業。雖然離開投行的代價高昂,畢竟那份工作的薪資相當可觀,但在吳顯勇看來,不值一提。“對我們這種人來講,我們是‘寧為玉碎不為瓦全’的,更想挑戰有挑戰力的生活,”吳顯勇笑了笑,“不覺得丟棄了之前的多麼可惜,總覺得庸庸碌碌才是浪費。”
  然而當時國內的諮詢行業市場空間有限,創造更大價值的可能性受到了約束。在吳顯勇眼中,最高的成本是時間成本,做一個不用跳就能摸到天花板的項目,只是浪費時間。一年半後,吳顯勇賣掉公司股份,和過去匯豐的同班同學李志剛一起創辦了投哪網。2013年,另一個合夥人——諸葛鵬通過增資入股的方式也加入到了投哪團隊。
  吳顯勇回憶他們當時成立投哪網時,其實是下了一場賭注,“我們賭的就是政策出台,支持民間金融陽光化。”顯然他們賭對了。僅僅三年後,政策落地:先是發佈意見稿,後來是暫行條例。這場賭博對他們來講,並不是一時興起或者隨意揣測,而是根據已有的理論和現實研究,是基於“利率市場化”趨勢的判斷。小微領域解決了很多就業問題,應該會更加陽光化和政策化。吳顯勇希望投哪網能夠為融資難、融資貴提供一套解決方案,在金融領域做出自己優秀的產品,並用來解決現實問題。
  這也是他不斷提到的一點:“企業不是賣東西,生意人不能算是企業家。”融資之前的投哪網經歷了一段相當困難的時期。“不能説是去做生意,做生意你就是個開當鋪的了,我看準了就放一個,這是做生意。”相比較而言,一個企業是需要一定社會責任感的。“就像現在我們想着擴大規模,推動信息化和自動化,來提高一些效率,降低成本,再把成本的節約和風險上的降低全部反饋給借款人,這就和普通的商業有了區別。”
  離開學校後,吳顯勇仍隔三差五就回到母校看看,參加學院的一些活動,或是在一些講座活動上為師弟師妹講述有關創業的經歷。
  在他看來,有創業的想法很好,但是得先看看自己“是不是這塊料”。創業的想法不是突然冒出來的,在這之前需要有一定的積累。吳顯勇舉了一個例子:“比如説一個三好學生,每次考試都是98、99分,忽然有一天想要去創業了,但之前沒有過任何社會活動,他離創業是很遙遠的。創業不是説寫個程序出來就行,它需要管理很多人,要對外接觸,需要社會能力。”對於想要創業的同學來説,首先要正確看待自己,再去在信息收集和資源融通方面做一些積累。
  再者,創業的初衷一定不能是“逃避”。所謂逃避,是指因為工作不如意等因素而去選擇創業。“你不能説我不喜歡或者做不好當下的工作,所以我去創業,因為這樣顯得高大上,真正的創業應當是源自自己內心的追求。即使要放棄很高的薪水,我也願意去做一番嘗試。”
  在創業道路上摸爬滾打了一段時間的吳顯勇,對個人發展也有着自己的理解。他尤其強調道德教育的重要性。社會上很多地方都可以投機取巧,但這對一個人的長遠發展是極其不利的。“一個企業其實也是這樣,無論什麼時候,道德感很關鍵,我用人的時候也會重點考察這個因素,”吳顯勇頓了頓,“永遠不要忽視這個,一個沒有道德感而有能力的人只會壞事,破壞力很大。”(文/深圳研究生院 梁銀妍、許文君)